鲤鱼

我家药研天下第一

【鹤婶】一段旅程(一)

#高亮#

1.前一段时间群里材料作文

2.说be就be

3.第二人称注意!

4.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

5.工作党时间真的很少我尽力写

6.私设一堆!!!

7.oocooc重度ooc

8.材料来源婶子 @达尔林普尔

————————材料的分割线——————————

我似有所觉的那一刻抬起了头,于是便看见那个人站在楼上正冲我笑。

我说,你要和我走吗?

那个人便问,去哪里。

我想想,说,我不知道。

大概是去一个想去的地方。

那人又问我,你会和我一起吗?

我说,是。

于是那人便翻过了栏杆跳了下来。

我接住那人的那一刻,斯人笑声正起。

那我便和你去。 

——————————正文的分割线———————

“……”

你说不出话,长时间的跪坐让小腿一阵一阵的刺痛,所有影影绰绰翻滚的湿凉雾气让画面变得朦胧而暧昧,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空气触感裹挟全身,连发尖都在隐隐颤抖,眼前一片黑暗,你隐约听见雨声。

“您已经决定好了吗?”

什么东西钳住了你的脖子,施加压力隔绝呼吸,疼痛和窒息感使你迫切的想要挣脱什么,但是身体一动不动。

于是你尽全力动了动眼球。

灰暗的光线凝聚在一起,勾勒出轮廓、服帖的短发、尖尖的下颔,还有紧紧抿着的嘴角。

那人仿佛披着黑夜。

“看来您还需要一些时间?”

肺部在胀痛充血,混杂着绝望和不甘同时在胸中兀自烧的浓烈。

你竭力睁大眼睛,那人的相貌阵阵眩晕冲击下像被击碎的浪花一样在黑暗里浮浮沉沉。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眼前极速后退,近乎半昏迷的你在意识到背部撞破什么东西的时候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坠进深深的黑暗里。

醒过来的时候是清晨。

模模糊糊听到了谁在说话。

慢慢和肉体一起苏醒的是饥饿和疼痛,有温暖的食物的香气和木头炸开火星的噼啪声;

你拽着自己坐起来,于是人间烟火和山巅白雪同时撞进眼里。

四花们果然都很漂亮啊……

尤其是鹤丸国永,即使失去了本丸漂泊流浪也和以前没什么两样,顶多就是看起来多了点和外表不相符的江湖气。

看起来特别像武侠小说里拯救失足少女的落拓大侠。

不然也不会在城楼上哄的你和他走了,是的,事后你坚持认为那是诱拐,虽然鹤似乎对此持不同意见,但你不想听。

灵力透支身体虚弱还要每天给这个刃输送灵力维持存在,你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荷了,而且最近,失血越来越多导致的嗜睡也更加严重了……

时政那边估计已经宣判自己死亡准备找新的婶了吧……

这么一想真是觉得婶生无望,在你即将顺理成章的又陷入每天早上的自我厌弃的时候:

“喂,肉烤好了,吃吧。”

怀里被扔进了一串死不瞑目的鱼,看来大侠并没有点亮厨艺技能的样子……

你看看鱼,又看看鹤,严肃的考虑把鹤吃掉填肚子的可能性

“……!”

对面的刃在你控诉(饥饿)的目光下涨红了脸,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这次我绝对没有在里面加料!”

你把烤鱼递给了鹤丸国永,微微的努了努嘴。

他的脸色由红转青再转黑,终于恶狠狠地夺走了你手里的鱼大口吞咽起来。

看他生的熟的黑的红的都塞进了嘴里,被酸甜苦辣呛得眉头紧皱,你没好意思说其实是想让他再烤一下。

一丁点都不肯浪费呢……你托着腮看对面的刃连鱼骨头都嚼碎了咽下去

果然是流浪的付丧神啊珍惜食物可是美德,以前在本丸谁浪费粮食可是会被你吊起来抽的……

你感觉到衣服里有什么东西在硌着你,伸手进去是个冷掉的饭团

贴着皮肤太久已经有了一点微微的热气

你决定把它和鹤分了

“这大概是个能吃的东西……我们一起分了?”

你盯着鹤,期待他给你一点像以前那样的反应,可他只是他扭过头,瞪了一眼被你像宝贝一样捧在手心的饭团,不再说话。

于是你愉快的把它当着鹤丸的面一口口吃掉了,尽管它太硬了有些硌牙。

你回味着饭团不好不坏的余味,意识到饭后该是例行的补魔时间了,你默默地把手腕递到鹤丸嘴边。

尖牙穿透皮肤的感觉没有上一次那么疼了,血液流失的同时带走了储存的灵力,鲜红的体液从鹤丸唇角慢慢的渗出来,他低垂着头,你只能看见他细碎的额发和耸动的喉结,以前隐藏在服饰下的消瘦躯干微微起伏,他从血液里得到了力量,维持生命,维持他作为神明最后一丝理性。

你感觉到生命的70%正在慢慢减少,那些藏在细胞与细胞之间的充满活力的东西正在流向另一个濒死的身体,让你雪上加霜,让他垂死挣扎。

于是你们继续向前走。

向着你曾经的本丸。

偶尔也会有像这样的天气

纸雕作品[猫咪与蝴蝶]
好久之前的练手,图是纸雕书上的,姑且能看吧(。・ω・。)ノ

分享藍的单曲《ららる》: http://music.163.com/song/30373773/?userid=312474671 (来自@网易云音乐)

唔,我还活着,真是太好了